登陆注册
123

在美团上看病买药,是一种什么体验?

站长网2023-03-11 09:31:461

3月9日,美团买药官宣代言人由邓超换为孙俪,原本的“买药上美团”Slogan变成了“24小时看病买药”。

代言人的更迭只是形式,从“买药”到“看病买药”,两字之差或许暗含了美团医药业务未来的战略方向。

细节的业务变化其实早就在默默发生:原来美团买药早在2022年6月就在O2O医药业务基础上推出了在线问诊,用户在美团买药的页面,可以发起在线问诊,三甲医院医生平均1分钟内响应,30分钟问答,收费根据图文、视频以及医生资质,在几块钱到几十块钱不等,而此次官宣匹配的口号是,“9.9元问三甲医生”。

一向以平台轻连接的方式切入互联网医疗领域的美团买药,此次的计划或许是深度扎根到医生端,打通从在线问诊到医药购买配送全流程。

互联网医疗,在过去多年里已经是创业公司和巨头们厮杀的红海。微医、平安好医生、好大夫在线等创业公司基本覆盖了在线问诊、药品售卖、慢病管理等业务,甚至深入线下业态布局,京东健康、阿里健康等互联网巨头则在供应链改造、药品流通方面有所布局。

美团买药一直以来的优势都在药店覆盖面广、配送即时性强上,从在线问诊端扩容后,能够补充原本链条、延长业务触角、赋能线下药店。不过,在巨头和创业公司都讨不到好处的地盘,美团买药能啃下硬骨头吗?

线上看病买药,“免去了很多焦虑”

来自北京的宝妈美嘉是互联网医疗的资深用户,有了宝宝以来,她从早期的到儿童医院排队6小时、咨询医生5分钟,到有了问题第一时间求助互联网医疗平台,线上问诊,30分钟送药上门,省时、省钱、节约医疗资源,还免去了很多焦虑。

2022年6月份,美嘉居住的单元楼里有新冠确诊病例,大楼按规定封控14天,一天早上6点多,五岁的娃突然醒了,一边说“妈妈,我身上痒”,一边挠着皮肤。美嘉发现孩子身上起了很多大片红色的疹子,孩子很难受,她也着急坏了。

美嘉立刻发起在线问诊,医生很快给出建议,较大概率是荨麻疹。医生建议不用去医院,对症吃药就行。随后该医生推荐了口服和外用的药,美嘉6点50分在美团买药下单,不到半小时就送上门了。

按照医生的指导,用药后一个多小时以后,疹子就都下去了。如果不及时处理还挺麻烦的,我当时特别感动,要不是有这个服务,我可能还得找社区大肆折腾一番才能去医院就诊。”美嘉说。

还有一次,在老家生活的美嘉父亲后背长了一个火疖子,当地医生给她父亲开了药,但用了一段时间也不见好,她和父母都很担心,想着要不要去省会城市的大医院再看看。后来她通过在线问诊,给医生发了照片后,得知当地医生对父亲的诊断准确,用的药也合适,就没再调整,自己也安心了。

此次美团买药上线的在线问诊业务,满足的也是用户这方面的需求。打开美团/美团外卖App,进入美团买药首页,点击“问医生”即可进入问诊界面,根据用户的需求,可自行选择“在线咨询”或“视频通话”,平均1分钟内响应,专家在线提供问诊、慢病复诊、体检报告解读等服务。

深燃体验了美团买药的在线问诊业务。点击“问医生”页面后,有5.9元起的在线咨询,也有29元起的视频咨询,深燃选择了在线咨询,根据系统提示选择了心血管内科并描述了症状、患病时长、用药情况,下一步,系统提示选择医生,有收费9.9元的三甲医院专家医师,也有5.9元的二甲医院主治职称以上医师。

选定了三甲医院医师后,山东省某三甲医院的心血管内科主治医师很快接诊,系统显示问诊倒计时30分钟。医生在深燃描述的“熬夜或者劳累之后心脏不适”的症状基础上询问了是否有“三高”、是否心慌胸闷、深呼吸或者用力时情况是否加重等问题。几轮对话后,该医生表示,“考虑是熬夜劳累导致的肌肉劳损,并不是心脏本身的问题,应该没有大问题。”

如果还想进一步明确诊断,医生建议去医院做心电图、心脏彩超、胸部CT,化验血常规,血生化甲功,如果没问题,就不用特殊处理。问诊本来到此就可以结束了,不过该医生还耐心提醒要注意饮食、睡眠、情绪、运动,并且拿自己的亲身经历举例,给予了一定的人文关怀,算是加分项。

体验美团买药在线问诊 / 深燃截图

除了单纯咨询,深燃还体验了问诊后购药的流程。在向药师描述症状为反复咳嗽、咽喉痛后,对方询问了具体症状,推荐了止咳药和消炎药。在点击链接选购时,系统出现“附近药店”和“快递发货”两个选项,附近药店有很多个药品组合,价位从20元-60元不等,都显示30分钟送药上门。

体验问诊后买药 / 深燃截图

从过往经历来看,美团买药上这一点的体验是比较好的。因为在一些平台,问诊后医生给出一个药的名字或者链接,患者还需要自己研究价格、克数,冲剂还是胶囊,有的商家不能当日送到,还要再切换到美团买药上去挑,需要花一定的时间。在美团问诊后,购药环节几乎是“一站式”的,流程顺畅,价位和药品信息也一目了然。打通看病 买药,

美团在打什么算盘?

美团买药在买药业务基础上切入在线问诊,打的是什么算盘?

据深燃了解,美团买药是美团旗下独立的医药健康业务板块。除了O2O医药电商业务连接线下药店,美团买药还有快递发货的B2C模式。另外,从深夜用药难和提升药店人效角度,2021年推出了保障民生和扶持24小时药店的“小黄灯”计划”;同时,美团买药还在2021年7月推出了商家数字化助手“腾飞计划”,并涉足了工业药厂合作、创新支付等业务。

美团买药的野心还不止于此。药品业务之外,此次随着新代言人的slogan“24小时看病买药”力推的在线问诊服务,可以看作是美团买药的战略扩容。

入局时间不长,美团买药的业务进展较快。目前,美团买药覆盖全国2800个市县区镇,提供超过7.5万种药品,连接全国超过20万家药店。“小黄灯”24小时药店从2000家增至10000家,单店产能比非24小时药店高8倍,上线第一年就让4000万曾遭遇夜间买药难的人在深夜买到了药。

在线问诊服务部分,美团买药目前已经与1500家公立医院展开合作,其中7成以上是三甲医院,线上三甲医院医生占比超7成职称为主治医师。过去一年,美团买药累计为2000万用户提供了线上问诊和健康咨询服务。

关于为什么要切入在线问诊这个市场,美团买药相关负责人曾表示:“部分病患在医院面诊时,了解的大多是基础的护理知识与医学健康问题,但面临日常生活细节问题时,缺乏具象化的概念,比如糖尿病患者无糖饮料能不能喝、樱桃能不能吃、代糖吃了有没有危险等,相比于医院挂号与上网搜索,线上问诊更能帮助患者快速获得专业的用药与护理知识。”

互联网医疗领域专家曲晓良指出,增加在线问诊的一大关键作用是为复诊患者开具已经在医院首诊之后需要续方买药的处方。因为在药店业务中,非处方药可以通过询问药师购买,处方药必须由执业医生开具处方,以往买药,用户都是先咨询药师,如果需要用到处方药,再跳转到第三方提供的互联网医疗业务的医生端复诊开具处方,现在美团买药自己补足在线问诊这一环,让复诊开方 买药的环节更完善。

同时美团买药做在线问诊也是用户需要。买药前后用户都有问诊需求,“比如慢病患者需要的可能不仅仅是买药,还涉及到后续的咨询、管理、指导,在线问诊是买药服务的补充。”曲晓良说。

另外,在医疗行业,医药不分家,且医是药的源头,医带药才是行业内普遍认可、符合专业流程的方式。增加在线问诊,也能给买药业务带来更多患者。以往用户可能会去一些互联网医疗平台问诊,如果对方也有药品服务,可能顺势就买了,转化到美团买药上的用户就少了。

推出在线问诊的第三个作用是赋能线下药店。“药店养一个药师容易,但是养一个水平等同于三甲医院医生的医师,成本就太高了,在线问诊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美团买药这么做,用户既能咨询到高水平的医生,还能享受线下药店和美团买药带来的即时配送服务,专业性和即时性都得到了解决,侧面补充了药店的服务能力。”资深互联网医疗分析师苏珊补充。

而且,完善看病买药服务,是美团丰富本地生活、充分服务平台7亿用户的做法,在线问诊业务本身是单独的一项业务,但又是美团一直以来深耕的本地生活服务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由此可见,全面进军在线问诊是美团买药战略和业务的扩容。

为什么都在关注互联网医疗?

互联网医疗企业,整体上分为两类,一类是春雨医生、微医、平安好医生、叮当快药等垂直互联网医疗创业公司,另一类是以美团、京东健康、阿里健康为代表的平台型公司。

专注互联网医疗的创业公司们的优势是医生资源广,用户信任度高,但模式相对单一。他们中有的在向上做轻,代表企业是丁香医生,他们经过一系列探索,最后停在了健康科普类内容输出上,由医生产出专业内容,包括课程演讲、直播、短视频等。

还有一部分创业公司是向下做得更重,包括诊后管理、自建药房、专科治疗,叮当健康、圆心科技、思派健康都布局了线下药房。还有一些在细分的疾病领域做线下的医疗服务实体,比如第三方的康复、检测检验、独立的影像中心、连锁的全科门诊、医联体、连锁的专科医院等。

另一类平台型互联网医疗公司,包括京东健康、阿里健康、美团买药等,则是以医药电商形式切入互联网医疗领域,随后补齐了在线问诊,加入了配送,并在药品供应链端下了一定的苦功,在一站式满足用户线上医疗需求方面,有不错的探索。比如美团买药一直以来以O2O的形式,连接20多万家药店,利用即时配送的优势和快递发货的补充,在“买药”心智上站稳了脚跟。

京东健康和阿里健康的优势很明显,问题也存在,比如大多数药品需要次日或几天送达,也有能实现当日送达的,但迫于运力压力,保证在30分钟内送达的是少数。这就导致在这些平台上下单的是相对没有时效性的需求

用户小乔告诉深燃,她在京东健康和阿里健康上会买保健品、营养食品等健康类消费品,但只要是生病买药,会选药店或美团买药这些即时性更高的渠道。

对于“懒、急、专、私、夜”方面的需求,目前市面能满足的比较好的还是美团买药这样的平台。“大部分互联网医疗企业一直以来都没有解决好即时性的问题,这也就是为什么互联网医疗取代不了线下药店,因为在线问诊之后,消费者还要到药店或者跳转到美团买药上下单。”苏珊说。

美团买药此次扩充在线问诊,打通问诊 买药配送全流程,有可能是从用户对健康生活更高的关注度,以及对线上看病买药的实际需求出发,希望借助专业问诊、覆盖面够广的药店资源、30分钟即时配送团队,兼具专业性和即时性。

在线问诊一直以来就是互联网医疗的入口,药品流通是关键性变现环节,打通这两部分,美团买药未来确实有可能成为家庭健康生活的得力助手。

苏珊提到,2023年2月,国家医保局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定点零售药店纳入门诊统筹管理的通知》,让符合条件的定点药店都能纳入门诊统筹,这对药店来说是机会,对美团买药也是机会。如果零售药店承接了门诊慢病患者,美团买药就有机会保障这部分人群的在线问诊 慢病管理 药品配送。

另外,“美团买药和线下药房门店联动,通过线上搜索、销售趋势就能知道用户需求走向,以及门店备货的方向,它相当于一个数字化小帮手,告诉药房哪些药好卖,也可以整合供应链为药店提供药品。这样的能力也能让药企知道应该往哪里铺货,对产业链整体都非常有帮助。”苏珊说。

如今,入口已经打开,未来的一切想象空间,都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探索落地。美团买药的“看病买药”能在多大程度上满足用户的需求,我们拭目以待。

0001
评论列表
共(0)条